700亿资产*ST盐湖还不上439万欠款 被要求重整偿债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03 10:52
它被称为“共和国钾肥长子”、“钾肥之王”,是一家具有700亿资产的巨头企业,如今却因还不上400多万欠款,被债权人告上法庭要求重整偿债,陷入经营困难,资金短缺困境下的*ST盐湖(000792.SZ)该何去何从?

  01

  还不上400多万欠款

  8月15日,因未能偿还439万元欠款,*ST盐湖被债权人格尔木泰山实业有限公司( 下称“泰山实业” )向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重整 。

公告显示,自2013年以来,泰山实业与*ST盐湖签订了多份业务承包合同与劳务用工合同,约定由泰山实业向*ST盐湖多个项目提供设备维护检修、职工餐饮劳务等服务。相关合同签订后,泰山实业均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如期履行了其全部合同义务,*ST盐湖应按约付款。但截至2019年7月9日,经泰山实业多次进行债权催收,*ST盐湖仍欠付泰山实业劳务款439.00万元。

  同时,因债务违约、合同纠纷等问题引发的信用风险,*ST盐湖主要银行账户被相关方向法院申请被司法冻结,公司股票将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施其他风险警示。 

  截至8月27日收盘,*ST盐湖每股收报于6.85元,相较于历史最高价107.69元/股,目前只剩下个“零头”,公司总市值为191亿元。

  02

  债务危机

  *ST盐湖始建于1958年,前身为“青海钾肥厂”,1997年将氯化钾生产经营主业重组为“青海盐湖钾肥股份有限公司”,1997年9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,主要从事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,是青海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的省属大型上市国有企业。

  目前,*ST盐湖总资产736.58亿元,净资产185.39亿元,总负债551.19亿元,资产负债率为74.53。700多亿资产的钾肥巨头为何被400多万欠款难倒?小债看市(微信公号:little-bond)发现,*ST盐湖业绩巨亏、偿债压力巨大,资金链已经很紧张了。

  从短期债务上来看,*ST盐湖短期借款64.54亿元,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高达109.52亿元,短期债务总和174.06亿元,而其手中的货币资金17.81亿元只够十分之一的,可谓是杯水车薪。

  再看长期负债,*ST盐湖长期借款165.11亿元、应付债券46.56亿元、长期应付款16.13亿元,长期负债227.8亿元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负债都是有息负债,有成本的,*ST盐湖所有有息负债总和竟高达401.86亿元,占到总负债的73%。同时,高额的有息负债导致财务费用的大幅提高,2018年*ST盐湖财务费用同比增长54.82%,达到20.42亿元。

  巨债压顶下的*ST盐湖犹如在钢丝上跳舞,如履薄冰;另一边主业经营业绩不佳,连续两年巨亏,现金流大幅流出。

  从2017年开始,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和产能一直未达标,*ST盐湖新的化工项目出现巨亏,2017年实现归母净利-41.59亿元,2018年接着巨亏34.47亿元,两年时间共计亏损76亿元,几乎把前六年利润全部回吐。

财务摘要财务摘要

  然而2019年以来,*ST盐湖业绩仍然没有扭转的趋势,根据半年报预告显示,其归母净利预计亏损4.2-5.5亿元。

  2019年4月,由于连续两年业绩亏损,公司股票已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,披星戴帽被冠以“*ST”。

  一直以来,*ST盐湖没有停下对外投资的脚步,有多笔较大数额投资和并购,反应在现金流量表上,近十年来其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均为净流出状态。

*ST盐湖投资活动产生现金流净额*ST盐湖投资活动产生现金流净额

  其中盐湖资源综合利用化工项目的投资额在数百亿元;2018年2月,*ST盐湖又斥资80亿元投资了两个碳酸锂项目。截止2018年年底,*ST盐湖控股或参股公司多达44家。

  6月27日,中诚信证评对*ST盐湖及“12盐湖01”进行跟踪评级,下调盐湖股份主体信用等级以及“12盐湖01”的债项信用等级至AA+,并将主体和债项信用等级列入可能降级的信用评级观察名单。

  03

  共和国钾肥长子

  *ST盐湖是新中国第一家钾肥企业,拥有中国最大钾肥工业基地,堪称“共和国钾肥长子”,是我国支农肥的“压舱石”,主要依托于察尔汗盐湖的钾盐资源,察尔汗盐湖的氯化钾探明储量达5.4亿吨,占全国已探明资源储量的50%以上。

  上市以来,*ST盐湖凭借主要产品钾肥连续20年保持业绩增长态势。2018年,*ST盐湖还摘取第20届中国上市公司最高奖项“金牛基业长青奖”,成为青海省唯一荣膺此奖的企业。

  近年来,*ST盐湖确立了“走出钾、抓住镁、发展锂、整合碱、优化氯”的战略布局,打造生态“镁锂钾园”(美丽家园谐音)。

  然而,就是因为化工和金属镁一体化项目拖累了上市公司,由于种种原因,这两个项目迟迟无法满产,导致财务费用和资产减值计提急剧侵蚀公司利润。

  总的来看,*ST盐湖想从业务单一的钾肥制造企业转型到多元化化工企业,但这条路并不平坦,不仅面临业务跨界,还需要高投资承担高风险。


法院最终能否接收重整申请?如果受理泰山实业提出的重整申请,法院将指定管理人,债权人依法向管理人申报债权,走债务重整之路。若重整失败,*ST盐湖将存在破产的风险,公司股票也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。  为了减亏,*ST盐湖已经开始出售旗下资产,包括汽车、房产、土地等,但从上半年业绩预告来看,还是没能实现扭亏为盈,还需进一步提升钾肥、锂业的产量和质量,加速实现镁业的达产达标等措施。

  对于这个“共和国钾肥长子”、“钾肥之王”、支农肥的“压舱石”等美誉于一身的*ST盐湖来说,也许走上重整之路才是最后的出路和希望。